草莓约下载苹果

极品圣丹!

这是无比凡的丹药,仅次于神丹,可以让八级武尊,直接迈步进入九级武尊,乃至于迈入武神门槛,都有很大的益处。

就连圣山欧冶子都不能做到那一步,可见神武大6极品圣丹师何其稀少,想要迈入这个门槛又有多么艰难。

而凌风所炼制出来的极品圣丹又不同,先是涅槃丹,又有焚冰圣丹,而今他三涅槃之后,神虚之力与焚冰火种都生了大变,就连体魄也步入了浮屠,只怕一旦炼制出来,其药力不啻于一枚神丹。

这也是凌风疯狂的原因。

一重门内。

凌风宝相庄严,双手合十之间,会迸射出炽烈的火焰,都是由神虚之力演化而成,不过,因着三涅槃,他对于新的神虚之力控制还需要一些时间,只能一点一点的摸索。

“呼哧!”

仅仅一天时间,一枚圣丹就在伪神兵丹炉中报废,化成了一缕缕青烟,从凌风眼前冒出,刺鼻的药草焚烧气息,令他忍不住蹙眉。

旋即,他又投入了一份药草,小心翼翼的提炼,将各种药草挤压扭曲,一滴滴精纯的药液,徐徐流淌而出,才令他眼神逐渐的晶亮起来。

但是,这还远远不够!

当武尊级药草投入进去的时候,整个伪神兵青天宝炉中,泛起了一道道狼烟,进而被火焰吞噬,化成了灰烬。

冬日里的纯美迷人女生图片

“又失败了!”

凌风神色不动,这是他之前就预料到的,他要做的不是随便提炼一炉药液,而是不断的淬炼,进而达到无与伦比的精纯度,唯有如此,才能炼制出极品圣丹。

精益求精!

这就是一道天堑,迈过去就是与众不同的天地,但迈不过去就是一炉尽毁。

“再来!”

他沉声喝道,完进入了魔障,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对于新神虚之力控制越来越得心应手,像是一个书法大家,信笔写就,就是旷古绝今的锐利字迹,亦如一位词人,张口之间,就是满腹篇章。

那种从容不迫,让他看起来,更添一股锐气。

时间无度,一转眼就是一个月的时间,而在外界也不过是六天而已,这也是凌风敢于拼搏的原因,换成外界,一枚极品地丹,即便是天赋绝艳,只怕也会耗时数年,这不是他可以接受的。

但是,在一重门内,他可以尽情的挥霍。

“咚!”

忽然,那黑暗中一哆嗦,一头妖兽走出,远远地看着这一幕,双目中怒色一闪而过,却最终没有走过来,连六臂神猿都不忍惊扰这个少年。

“噗嗤!”

突兀的,青天宝炉又是一个摇曳,一滴滴药液翻滚着炸碎,喷的凌风满脸皆是,炙热的气浪,将他脸颊都烫的通红,但凌风却像是没有现一般,整个人都沉浸在炼丹的妙妙感觉中。

三个月的时间。

他足足耗费了上百份药草,纵然有约莫十万株圣药,一万株武尊级药草,凌风也忍不住肉疼,若非他不是冲击极品圣丹,这可是能够炼制上百枚圣丹啊,价值无量。

不过,他也知道一枚极品圣丹,比上百枚三星圣丹都要珍贵。

“嗤……”

他双手向下力压,神虚之力有规律的抖动着,每抖动十次,就有一株武尊级药草化成药液,而当他抖动百次之后,所有的武尊药液都化成药滴。

凌风神色无喜无悲,他身心的投入其中,神虚之力被压制着,一点一点的淬炼,尽管那药滴看起来已经极其通透,但他依旧还淬炼。

对于极品圣丹而言,一点瑕疵就足以让它的品质跌落一个层次了。

“融合!”

终于,在十天之后,凌风开始挤压各种药滴,令它们向一起融合,手法时急时缓,远远地看去就像是绣女插针,精密无比,妙不可言。

但,那药滴依旧是散开了,凌风又遇到了问题。

“武尊级药滴,彼此之间,冲击的更厉害。”凌风喃喃自语,没有多少惊讶,连宗师级丹药,他在炼制极品丹药的时候,都耗尽了心神,更何况是极品圣丹了,他已经有了数年炼一药的准备。

而后,他又重新提炼各种药草,在这个过程中,他对于各种药草的临界点愈加的熟稔,在经历了三十多次的失败之后,凌风终于将各种药滴融合,形成了一枚干瘪扭曲的丹药雏形。

它如鲜血刺目,又似朝阳一样耀眼。

“还不够!”

凌风沉思说道,他催动十道神虚之力,不断的淬炼丹药雏形,将其中的杂质进一步驱逐出来,在翻滚之间,那丹药雏形愈加圆融。

可惜的是,当它到了一个极尽的时候,那丹药雏形又一次粉碎。

“本尊与你耗上了,定要你跪下唱征服!”

凌风不厌其烦,大脑飞快运转,将各种药草的药性都牢牢记住,又开始了漫长的提炼与融合过程。

一年!

尽管凌风是武圣至境,媲美武尊,可以不吃不喝,但还没有达到辟谷境界,不过,在失败之际,他会吞噬丹药,以此来弥补自身的损耗,不过,也疲倦到了极点。

他双目血红,如蒿草,皮肤上黑漆漆的一片,散出浓烈的腥臭起来,向外散去,就连六臂神猿都受不了了。

他太邋遢了。

然而,正是这样的一个少年,执着、追求极致,才能一步步地向极品圣丹迈进。

在这一年中,他对药草的提炼,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,三百多次中,也仅仅有七次失败,而融合三百次中,也仅有三十二次是失败的,这恐怖的手法,也让凌风可以不断的淬炼丹药雏形,让它趋近巅峰。

终于。

在新一年来临之际,一枚看似饱满的一枚血色丹药,就在青天宝炉中闪现,在无尽的神虚之力中翻滚,尽情地挥霍着浓郁的药香。

而后,凌风不知疲倦,又投入到新一轮的凝丹中,这一步至关重要,也可以说是整个炼丹过程中最困难的一步。

因为,凝丹就是令各种药滴,面融合,在融合中升华。

唯有在升华中,圣丹才能越,生质的蜕变,而凌风知道,它截然不同,所以会生什么变化,连他也不能肯定。

“呼哧……”火焰冲起,将丹药雏形笼罩。

一年,不够啊!

时间在此刻凌风眼中,就好似流水,潺潺而过,不留下任何痕迹,在凝丹的过程中,凌风接连失败,让他平静无波的心境都出现了一次波澜。

整整三百二十次!

他如同被诅咒一般,总是被阻挡在门槛外,想要更进一步,却每每炸丹,溅的他满身皆是,而上千份药草,也锐减到不足两百份,这也让得凌风的眼神越来越凝重。

以这个势头下去,只怕这么多药草烧尽,他都不可能炼制出一枚极品圣丹。

“问题出在哪里?”

他扪心自问,却始终不得要领,在欧冶子的炼丹笔记中,也给出了炼制极品圣丹的可能,但他依旧觉得哪里不对劲,这可能与他三涅槃有关。

“两年多了啊。”他双目一暗,如若他不能炼制出极品丹药,等同于荒废了整整两年,这代价太大了。

“但我不会放弃!”

凌风暗自咬牙,捡起一份药草,又投入了青天宝炉中。

熬炼、再熬炼!

融合,再融合!

当一枚枚丹药雏形在凌风手中粉碎,他由最先的叹息,眼睛无神,到眼睛逐渐明亮,整个人都散着凌厉的气势。

不同的是,这一次他炼制的度明显没有那么快了,沉下心来感受,神虚之力像是渗透到了丹药中,与它们契合。

又过去了半年时间。

凌风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,不急不躁,虽然更邋遢了,但赤红如血的眼中,却闪耀着疯狂的光芒。

“极品圣丹,古往今来,又有几个人可以做到这一步?”

“不是他们不够天才,不够强大,而是有一道无形的门槛,阻挡了所有人的步伐。”

“破,方能立!”

他喃喃自语,从沉思中醒来,望着那仅剩下不到十份药草,痴痴一笑。

近千次的失败,让他看到了那一道门,进而窥破,他心中已然有一种朦胧的想法,只剩下去印证了。

“那就最后疯狂一次吧!”

凌风沉沉地吸了一口凉气,让那浑浊的眼眸,也亮了许多,而后,他将一份药草投入青天宝炉中,他投入的很慢,又很沉重,像是死亡前的决绝。

“呼……”

下一刻,它被火焰包裹了。

十天后,一枚丹药雏形在神虚之力中翻滚,逐渐圆融,当它达到那道门槛之际,凌风眼神一闪,神虚之力突兀一暗,就连焚冰火种都是如此。

而后,一缕淡金色的光点,从焚冰火种核心飞出,轻轻地触了一下那枚丹药。

悠悠地,就像是情人的手。

如梦如幻。

凌风倒退,浑身近乎虚脱,三年的坚持,他已经到了极限,而当那淡金色焰火飞出,拂过丹药雏形,恐怖的气浪,阻隔天地,令神虚之力都自动退避。

因为,那是涅槃之火!

既然,极品圣丹中有一道门槛,那就涅槃过去吧,这是一个疯狂的想法,当金色火焰开始燃烧的那一刻,整个炼丹已完失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