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葵视频app黄下载

若是请个病假,逃课一天两天是无所谓的,可水晓星这几个人,这一逃足足就是一个多礼拜,还好有小晴老师的帮助才顺利的渡过此劫,当然几个人的心情也是瞬间大地逢春,然而水晓星他们却还不知道,在高兴的背后,临江的静月已经对母亲的死展开了调查,至于进展如何,尚且还不知晓。

看到水晓星事业发展如此迅速,又当上了申江巫教教主,一夜间变成亿万富翁的张少飞,那是也开始了自己的谋财之路,还给自己打造出一个‘阴阳师’的称号,看样子那是气派的不得了。

那风衣男子跪在地上,恳求张少飞与水晓星一定要为家里解决难题。

“你先起来吧。”张少飞起身相搀扶,并将风衣男子扶坐于沙发上。

张少飞余光闪视下风衣男子,又回头问道:“我说晓星啊,你觉得这件事儿有什么蹊跷吗?”

水晓星微闭双眼思索了一阵子后,问道风衣男子:“当时你父亲从去世到下葬,阴阳先生都做了些 什么?能把大概的程序跟我讲一下麽。”

风衣男子回忆起当时父亲死时的一些情景……

“我父亲死后,当时便是请来了一位阴阳先生,都说这人死后吐出的最后一口阳气,为殃气,而这口殃气行踪诡秘,不一定会落在什么地方,听说是粘到花就会枯萎,若是活人碰到了这种殃气,那轻者会倒霉三年,重者甚至直接被这种殃气带走自己的性命,所以我是及时的给阴阳先生打了电话。”

“阴阳先生过来的时候,是在屋内贴了许多符咒,并在屋内每个角落撒了一些黑豆,当时那位阴阳先生是这样说的,说了什么一丈二,我也是听得不太明白,只知道说是最后一口就在屋内,让我们七日内不可进入父亲的房间,其他的事那先生也没有多说什么了。”

风衣男子手拄下颚又想了想……

“不过当时父亲死后,现场是比较混乱的,我们哥几个人在当时都是忙的焦头烂额的,首先急忙的先买老爷子死后穿的衣服,说是尸体过几个小时僵硬了就不好穿了,而我是留在家中搭理琐事,我大哥、二哥是分别出去买丧葬所需的物品,等他们都回来的时候,才发现他们结果买了两套死人穿衣服,我们当时并未觉得有什么,事出匆忙也难免会出现分歧,买多一些东西,想想到时候烧掉也就没事了。”

水晓星诧异说道:“你家果然是犯了一件阴阳间大忌,这人有三魂七魄,也有说三魂六魄的,三魂又叫三精,这我们马家道书中到是提及过一些相关的内容……”

窈窕红妆女子浅笑迷人

“三精者,一为天魂、二为地魂、三为命魂。”

“那七魄是:一魄为天冲、二魄为灵慧、三魄为气、四魄为力、五魄为中枢、六魄为精、七魄为英。”

“而魂魄那是指依附于活人躯体而存在的精神,人一死就离散消失,最后魂归于天,魄归于地,魄入地后便要开始上升,从人死亡的当天开始算第一天,其魄每一天上升一尺,若按那位阴阳先生所说,直到上升至一丈二时,便是出煞之日。”

“在人死后,找到阴阳先生,根据已死之人的生辰八字、死亡的时辰,推算出魄降于何地,何时出殃,也是为了防止外人撞上了殃,白天在家门上贴上符咒,晚上也要将屋内所有的灯部打开,并且以符咒镇之,确保人不会碰到。”

“而在民间多数是系上一些红色布条,或者点起白色灯笼,好让人们望而避之,出殃的方向若有人家,就要告知他们防避,在他们家门口系上红色布条。”水晓星说道。

这些话是给大脑袋听说迷迷糊糊的,大脑袋道法不精,哪里会懂这些事情啊,他以为阴阳师也就是家中有鬼魂之类了,直接收服或者杀掉就可以了。

水晓星见风衣男子一脸懵懂,心想也难怪,即便是会道法的大脑袋也懂知甚浅,便是之言道:“讲了这么多,我想你未必一时就能理解,我简单的告诉你,你家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吧。”

风衣男子瞪大双眼,侧耳细听。

水晓星起身边走边说:“你家一是犯了殃煞,估计当时你请的那位阴阳先生……”

“要不就是学艺不精,要不那就完完是个江湖骗子,根本不懂阴阳界里的事情。”转头告知。

风衣男子大怒,起身骂道:“这他妹的,特么的,这不是害人吗!”

张少飞心中一惊,心想这学艺不精,不说我呢吗,啥也别说了,这活搞定后还是回去好好看看马家道书在说吧。

水晓星摆手示意风衣男子稍安勿躁,坐下细听。

“其次,你家买了两套死人穿的衣服,那是犯了阳间大忌,锁阴魄!”话语到此水晓星的眉头才微微一皱!

大脑袋眼巴巴的看着水晓星,紧接着一拍茶几起身而立,喊道:“锁阴魄!”

其实他也是头一回听说,但大脑袋那还必须得装作自己什么都懂的样子,然后又背手肯定的说了一声:“对!就是锁阴魄!”

这举动着实给水晓星和风衣男子吓了一大跳。

风衣男子大惊,瞳孔放大数倍,看着张少飞问道:“道爷,啥叫锁阴魄啊?”

大脑袋哪里懂得什么叫锁阴魄,情急下他是背过身去,用余光瞧了下水晓星,还飞了几下眼,握拳捂嘴咳嗽了几声,理直气壮的说道:“那个,那啥,这么简单的问题我是懒得回答,还是让这位小道士水晓星和你说说吧。”

水晓星是白了大脑袋一眼,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挡枪这事儿水晓星没少帮着大脑袋,他说道:“这锁阴魄,就是阴间差官得知你家死人后,便是要把魂魄锁回冥界,而那第七魄可称为殃煞之气,却是还会留在人间,人死后必然会穿着他死后穿的寿衣上路,而你买了两件寿衣,那其中一件是给死者带走了,而另一间件反而就会留在了人间,即便是烧掉,也是多出一件寿衣,然而这便是冲了煞,而此煞被冲以后便会留在你的家中,此时煞魄危殃而不会在上升,直到在锁取一人性命,煞气才会上升一次,这样以此类推,直到上升到一丈二方可出煞,不在锁魄,你的家中才可得到安宁。”

风衣男子是听得大吃一惊,字字句句结合起来,大概听懂了水晓星在说些什么,那个意思就是这殃煞不除的话,那是一年必须得死一个人,一只死到一丈二,也就说明家中必须得死十二个人,方可太平。

若如此,下一个死亡的人就将是自己,他又是跪在了地上,惊恐的说道:“二位道爷啊,这该如何是好啊,还请二位道爷救救我啊!”

水晓星也是急忙的将风衣男子扶起说道:“这殃煞,自然也是有解决的办法,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什么?道爷啊,请您快说啊,多一刻我就会有生命危险啊。”风衣男子焦急说道。

水晓星看了看风衣男子,说道:“不过还需将出殃之人请回阳间来,不知你怕否?”

风衣男子是大声说道:“那是我自己父亲我不怕。”

话虽说如此,但毕竟也是死去已久之人,这人见鬼魂难免会受到惊吓。

“那好!”

“将你父亲生成八字,与死亡时辰说一下。”水晓星说道。

风衣男子想了想,于是走向卧室,从卧室中拿来笔记本并翻了几页,他是递给了水晓星指了指,上面是明确的记载了父亲的生辰与死亡的时间。

水晓星掐指盘算后说道:“殃煞与北门口,地上三尺。”

一尺也就是三十三厘米,三尺就是九十九厘米,可以说成一米,他是走向门口,指向地面说道:“经过门口这里的人,只要是超过一米的人那都得死,当然身高没超过一米的小娃,那是没有问题的,也是碰不到秧煞,其中也包含了我与大……张少飞,看来不解决是不行了,今晚丑时,我便请你父亲归来,解铃还须系铃人。”

风衣男子一口答应了下来,但他是不敢相信水晓星说的是真的,总之出现这么多怪事,也得先让两位道爷试试看再说。

离丑时还有很长的时间,风衣男子是说道:“说了这么多,想必二位道爷也是饿了吧,不如咱们先出去吃饭,吃过饭在回来等等,时间也就差不多了。”

听见吃饭的大脑袋,是急忙答应了下来,水晓星看了看大脑袋贪吃的样子,无奈下也只好答应了下来。

风衣男子驾车带着张少飞与水晓星来到了一家很豪华的餐厅,三人是一边说一边吃,几乎都是大脑袋与风衣男子在聊个不停。

看看大脑袋那吹牛逼的神态,水晓星简直就是无语,更不能多说些什么,因为二人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,种得有一个人低调一些,若是二人都吹起牛逼,那可真像骗子了。

这顿饭吃了很长时间,水晓星看看手机已经将近半夜十一点钟了,没办法只能默默承受,要不是陪同大脑袋,以水晓星的性格那是自己早就走了,根本不会与他们在一起墨迹,心想做为兄弟怎么也得帮大脑袋渡过难关。

一句话打断了大脑袋与风衣男子的交谈。

“时间不早了,还是回去吧,毕竟还要准备一些东西。”水晓星说道。

大脑袋起身说道:“是啊,那啥,这还得回去准备东西,我看就吃到这里吧。”

于是三人便是往风衣男子的家中赶去,到了家中,水晓星是拿出几道符咒布置了一些道阵,随着时间的流逝,丑时很快就到了。

水晓星脚踩天罡步,默默念叨:“荡荡游魂,何处留存,三魂早降,七魄来临,虚惊怪异,失落真魂,嘴里念念有词,天门开,地门开,千里阴曹送魂来!”

念叨风衣男子父亲的名字,急急如律令。

咒语刚落,脚下瞬间便是阴风阵阵,狂风敲打门窗,诡异的怪声随之而来。

“把你家所有门窗部打开!”水晓星说道。

风衣男子是急忙去开窗,那是一道阴风从窗间飞过,来到了水晓星的面前,风衣男子睁大双睛这么一看,那正式他死去已久的父亲,看不见脚,悬于半空之中!

水晓星是喊道风衣男子过来,可风衣男子早已经被吓的双膝跪地,张少飞急忙的跑过去,将风衣男子扶了起来。

张少飞是对风衣男子说道:“不要害怕,跟我来。”

风衣男子是颤抖着往前走了几步,说是走,还不如说是张少飞拖着走,张少飞见此情形,那干脆是直接给风衣男子背了过去。

风衣男子来到父亲面前,加上惊吓过度,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喊道:“父亲!”

而父亲是发出怒呵的声音说道:“逆子!我乃含恨而终,最后一眼都没能看见你们这几个不孝逆子回来见我,那几天我感觉身体大不如从前,便是急忙给你们这几个儿子打了无数次电话,可是你们都说你们忙,没有一个回来看看为父的。”

水晓星说道:“我说老爷子,这事虽说是你儿子不孝,但是你也不能把事情责怪在他们身上,现在生活就是这样,大家都是为了自己的事业拼命的工作,回家的次数真的是很少很少的。”

“中不能数十年都不回家看看这个老父亲啊。”老爷子是眉头横沥,瞪打双睛说道。

“这数十年间,我朝夕相盼,最终盼来的不是我的儿子们,而是阴间鬼差!”老人神情沮丧,可见他并未心死。

“什么?数十年?”水晓星是惊讶的看了看风衣男子。

“我想你还是解释一下吧。”又说道。

风衣男子早已泣不成声,失声喊道:“你想让我们都下去陪你,那好啊,我的大哥二哥都去了,现在我就来陪你,不过为什么我们哥三个数十年都不曾回家看你,其实并非我们不想念你,只是因为我们的母亲死的太早,在生下我之后便是不久因病去世,我知道你带着我们三个儿子十分辛苦,不过不久后,你却给我们找了一个继母,而继母却是将我母亲的遗像直接丢在了外面,当时我与我大哥二哥,年纪都还小,还不能自己照顾自己,从那日起我们三个人便是下定决心,走出家门那一刻,以后便不在回来。”

老爷子也是怀念起了曾经的妻子,说道:“孩子们,你们受了这么多委屈,怎么不和父亲我说啊,我是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,然而你继母只是说将相片收了起来,说她自己在家中看到相片会害怕,我当时觉得一个女人在家确实看到遗像会感觉瘆得慌,所以也就没有多问什么,哎!”

水晓星插话道:“所以你最后一口殃煞,带着怨气留在了你家的门口?让所有经过这里的人都下来陪你是不是?”

老爷子悔恨说道:“我……哎!”

只见门口大约一米的殃煞是变成了有形的绿色气体,悬浮其中,慢慢的升起,直到一丈二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“老爷子,事情已经解开了,你也可以安心的走了!”

“这到是,一事一怨念,一渡一春秋,阳间亲情如流水,阴间不再谈今生!”水晓星言道。

只见水晓星是默默念叨:“神归庙,鬼归坟,妖魔鬼怪归山林,嘴里依然是念念有词说了很多,急急如律令。”

水晓星是喊道:“张少飞,过来。”

他是偷偷在大脑袋耳边说道:“赶紧展示一下啊,过去超度。”

这时大脑袋才明白过来,那是急忙的念起了超度咒。

风衣男子情绪激动,主魂早已游荡出窍。

水晓星是看了看风衣男子,并用自己左手食指一滴鲜血涂在了他的额头上,这时那风衣男子才渐渐缓过神来。

“这件事目前是解决了一半。”水晓星说道。

风衣男子坐地惊恐问道:“道爷,难道还有其他事情没有解决么?”

水晓星做到沙发上,说道:“那是必然,你明天去丧葬店买个纸人回来,纸人上面要写上你多买那件寿衣的时间与地址,要说明白这件衣服是给那个纸人烧的,这样你才会躲此一劫,也可以说纸人就是代替你死去了。”

风衣男子急忙起身就想去买,但是这个时候,哪还有丧葬的地方开门啊,水晓星是拦住了风衣男子,说道:“不用急,明天再去吧,我算过你短期内,还不会有事。”

风衣男子这才平静了下来,急忙给两位道爷磕了俩响头,感谢救命之恩,又跑进屋子中去,他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了十万块钱递了过来,张少飞接过钱,便是毫不犹豫的收下了。

本来水晓星是认为钱太多,然而大脑袋是给水晓星使了一个眼色,暗示水晓星不要推迟。

张少飞是对风衣男子说道:“你家事情已经解决了,明天别忘记买纸人烧掉就行了。”

“那啥,时间不早了,我们先回去了。”

风衣男子是开车将他们二人送到了高中门口。

待风衣男子离开后,大脑袋那是直接递给了水晓星五万块钱说道:“哥可不能让你白忙和。”

水晓星也是接过钱来,看了看说道:“这么多钱,你可真敢收啊。”

“我说晓星啊,你可是救了他一条命啊,怎么也值这么多钱了吧。”此时大脑袋早已经掉进钱眼里,见他那目光,好像钱就是她媳妇一样,那么爱惜。

水晓星是白了大脑袋一眼,就这样二人是拿着钱,向着学校的宿舍走去……